名字叫小满的寓意和象征名字叫小满的寓意和象征意义!

我爹是腾空的龙,我娘是展翅的凤凰,而我是个四不像的小怪物。

太祖爷爷一拍大腿,说我肯定是营养不良。

爹娘两族人把我当眼珠子似的疼。

作为资深毛绒控爱好者,我将那群喊我怪物的小崽子,将他们 rua 得哭爹喊娘。

从此他们天天赖在我家门口装偶遇,呃,就是这怎么还有一位上神呢?

名字叫小满的寓意和象征名字叫小满的寓意和象征意义!

1

刚生下来的我并不好看,而且呼吸微弱,阿娘抱着我整日都愁眉苦脸。

我却边啃着嘎嘣脆的蛋壳边眼睛也不眨地看着她。

甚至还冲他们吐了个小泡泡。

爹娘一度忘了我通身漆黑,有尾又有翅,和他们谁也不像的事实。

「你还别说,咱们闺女怎么越看越耐看呢?」

「我感觉也是,你看这滴溜圆的大眼睛,黑是黑了点,但看起来多好养活呀!」

我:「……」

爹娘,其实咱没话可以先不夸的。

我爹将龙族太祖爷爷请过来。

太祖将我左看右看,最后捋着花白的长胡子:「依我看,这孩子是在娘胎里营养不良啊。」

我阿娘听后顿时花容失色,连忙问:「这可怎么办,会不会是当初我去找那莲花精掐架的缘故呀。」

「不急。」太祖把一块透着五彩光的玉佩放在我的怀里,「这玉佩可滋养她的魂体,护她周全。」

看到有这么好看亮晶晶的东西,我抓起来就放在嘴边狠狠亲了一口。

又伸长胳膊咿呀呀地抓着老头的长胡子。

我爹尴尬地呵呵笑,忙拉开我的手:「太祖,小孩顽皮,莫恼莫恼。」

爹娘盼我康健,他们为我取名为小满,寓意盈满。

2

因为我自幼身体不好,他们可谓是将我当成了眼珠子似的宠着。

阿爹会带着我修炼神力,我吸收得也快,亏虚很快就补了过来。

闲来没事我便去东海掏掏珍珠,逗下人鱼,或者抠两块爹爹琉璃瓶底下的宝石。

或许是有龙族的血统在,我尤爱抱着亮闪闪的石头睡觉。

一日,我正将刚收集来的小石头擦干净,一道嚣张的声音响起:

「喂,小怪物,你在干什么呢?」

我回头,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,小小年纪就异常美貌。

见我看他,还挑衅似的龇起了小尖牙。

我歪了歪头,疑惑道:「你是什么人,从哪里来的?」

「哼,我才不要告诉你这个小怪物呢!」

话刚说完,他一溜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我继续低头捣鼓我的亮石头。

后来,我才从仙娥的口中得知那个奶娃娃是狐族少主闫溪

狐族?

我高兴地眯起眼,若有所思。

隔日闫溪就又来了,在他还要喊我小怪物之前,我对他招了招手,一脸神秘:「闫溪,我给你看一个好东西。」

他将信将疑:「看什么?」

我继续笑眯眯地道:「你过来就知道了。」

闫溪警惕地向我一点点靠近。

等他完全过来后,我眼疾手快地一把将他拽了过去。

闫溪疯狂挣扎:「啊啊啊你这个丑八怪,你骗我!」

3

因着几百年的到处疯玩,我的神力早已超过了同龄的幼崽,闫溪急得两只狐狸耳朵全冒了出来,但怎么也挣脱不开。

他奶声奶气地威胁道:「快放开本少主,要不然本少主叫你好看!」

我挑了下眉:「要我放开你也成,只是你以后不能叫我小怪物、丑八怪了,我有名字,我叫小满。

「还有,我想看看你的狐狸原形。」

「就你这样的小怪物还想看本少主的原形……」

「嗯?」我捏了捏他软乎乎的狐耳朵,小家伙在我怀里身子颤了又颤。

闫溪妥协了,一双卡姿兰大眼睛里满是屈辱,不情不愿道:「好吧,就只可以给你看一下下哦,你先松开我。」

明知道这小鬼头的小心思,但我还是顺着松了手。

哪承想这小狐狸野得很,吧唧一口咬在了我手臂上。

我一时吃痛,闫溪抓紧时机从我这里逃了出去。

小短腿一阵倒腾,离我足够远才停了下来。

然后扒着脸对我吐舌头做了个鬼脸,得意又嚣张:「就凭你也敢肖想本少主的原形?略略略,想得美。

「丑八怪,我们在幼崽大会上不见不散!」

声音消失后,我好笑地看着自己手臂上的这一排小牙印。

唔,毛绒绒的小狐狸没 rua 到,还被小狐狸咬了一口。

我靠在苍天古树的树干上,心里一点欺负小孩子的罪恶感也没有。

我原本是一家动物园的饲养员,每天都要和一群毛绒绒打交道。

一次偶然机会,我因为救了只小老虎而意外身亡。

再次睁眼,我就来到了这里,投胎成了龙凤两族的小帝姬。

阿爹阿娘待我极好,这让原本是孤儿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。

从今往后,我就是苍梧的帝姬小满。

还有刚才那小狐狸说的幼崽大会?

那岂不是会有很多毛绒绒?

职业病犯了的我又感觉到手痒了。

4

幼崽大会在天界五千年举办一次,在那里能见到各族近些年新出世的幼崽。

各族也可以在大会上联络感情,为自家的幼崽寻师。

一大早,阿娘就把我从暖床上挖了起来梳妆打扮,什么琉璃首饰挨个在我身上试了一遍。

困得我小脑瓜不住地点头,我小声抗议:「阿娘,离大会时间还早着呢。」

她点了下我的小脑袋:「不早了,今天小满一定是所有崽崽里面最漂亮的。

「阿娘给你找了门好亲事,天界的太子殿下和你年龄差不多大,我们小满嫁过去直接就是天妃,不知道要少奋斗多少年呢。」

……

我哀哀叹气,阿娘,你是多怕你女儿嫁不出去呀。

等到全部完事,我抬抬胳膊,觉得自己就像个花团锦簇的肉团子。

阿爹驾驭凤凰鸟来接我们,一路上我好奇地欣赏各式各样的坐骑。

等到了天宫,我吃惊地张大了嘴巴。

救命,这哪是天宫,这里,分明是天堂呀!

各种颜色的蓬松小毛团聚在一起,在地上蹦来蹦去。

还有很多奶乎乎的小孩子,头上竖着双兽耳,后面毛绒的大尾巴一下下扫地,乖乖地跟在大人后面。

要多可爱有多可爱,简直能萌我一脸血。

作为一名资深毛绒控爱好者到了这里,不亚于大色胚看见了满池子的男人。

我小小地吞了下口水,拽了拽阿娘的衣袖:「阿娘,我去去就来。」

等不及阿娘答应,我就钻进了那堆毛绒绒里。

刚才没细看,还有像猫咪一样的幼崽呢,可爱的咧。

仗着人小,我 rua 了好几把小毛球,当然还有闫溪那蓬松的白色大尾巴。

听见这小鬼气呼呼地说谁摸我的时候,我直捂嘴偷笑。

「你在干什么?」

5

我转过头,一个身着华服的小男孩皱着眉看我,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奇葩。

「我在玩游戏呢,你要一起吗?」睁眼说瞎话我的脸是不红也不白。

小男孩的眼中飞速掠过一丝嫌弃,矜持地摇了摇头。

等回去找阿娘的时候,她仿佛正和什么人吵架。

我忙跑了过去,这才看清一个满脸挑衅的女子站在我阿娘面前,穿得很是清凉。

那女子一看见我过来,脸上的笑更加虚伪了:「我们苍梧的小帝姬也来了啊,瞧瞧,这出落得真是美丽。」

嗯,我还是挺佩服她撒谎都不用打草稿的。

她拉着我站到一个小女孩的身旁,掩面娇笑着:「我们家衣衣就没有小帝姬出落得标致。」

白衣服小女孩瞥了我一眼后得意地扬起下巴。

她洁白无瑕的脸蛋和我焦黄的小脸对比挺鲜明,周围的仙人也凑过来看热闹。

阿娘老母鸡护崽似的将我护在身后,她气得脸都绿了:「死莲花精,你没挨够打是不是?我家小满就是整个九重天最美的仙女!」

女人嘴里发出了一声嘲讽的笑。

我从阿娘的背后探出脑袋:「这位婶婶,你认识仙草园浇水的大妈吗,你笑起来和她好像呀!」

阿娘「噗呲」笑出来,奖励地摸摸我的头。

「你!」女人咬牙切齿地瞪着我,不知想到什么她脸色缓和了下来。

「听说小满即将要与天族太子联姻了?唉,也不知道我家衣衣有没有这样好的命呢。」

我皱了皱眉头,总感觉她话里有话似的。

直到离开之前,我看见女人别有深意地和那个白衣服女孩对视了一眼。

大会开到一半,阿娘拉着凌萱仙子聊八卦去了,我自己一个人在天宫内到处转悠。

转到桃林时,似乎有人晕倒在了桃树下。

走近一看,是方才穿华服的男孩。

他紧闭双眼,静静躺在桃花上,脸上隐隐发黑,身上散发呛鼻的花香味。

亏得阿爹逼我看了几本医术,这种症状应该是花粉中毒,喂他几颗仙丹就无事了。

走之前我瞧见了男孩身上绣着金龙的腰带,阿娘曾和我说过,这是天族的标识。

莫非,他就是我那还没过门的未婚夫?

我凑近看了看他的脸,嗯,长得不错。

想了想,我将太祖爷爷送我的五彩玉佩挂到他的脖子上。

这玉佩可让他体内的余毒排出体外,还能滋养魂魄,等往后寻个机会要回来。

离开之前我小声对他说:「太子殿下,好好养身体吧,还有,记得还我的玉佩哦。」

昏迷中小男孩长睫颤了下,似乎是想要努力睁开眼睛。

我不知道的是,在我走后,有道身影重新站在了那里。

等回去时,大会已经快要结束了。

我等着阿娘讲完话后一起回家,这时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伯伯向这边走来。

他将我看了好几眼,然后开口问道:「小娃娃,你是哪家的呀?」

我乖乖答道:「我是苍梧凤族。」

听完后这仙人嘴唇颤动,面向我阿娘难掩激动:「老身为昆仑山云老,瞅这女娃娃颇有眼缘,想问夫人可愿让她随我上山去?」

6

话一落下,众仙哗然。

我阿娘更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,坐席中的莲华精捏紧绣帕,满眼的嫉恨。

当时我还不知道为何大家看见云老都这么激动,直到后来我知道了那场被称作浩劫的混沌之战。

云老以一己之力颠覆了整个魔界,所有天族名将皆由他所教,连天帝见他都要恭敬行礼。

有云老在天族才在,他就是天族的镇心骨。

听完这些后,我拿着一沓超厚的纸去找云老要签名,结果他罚我做了两百个跟头。

呃,这件事不提也罢。

当初爹娘连夜将我打包送到昆仑山,生怕晚一秒云老就会改了主意。

只是我万万没想到闫溪也在,这家伙显然还记着我捏他耳朵的仇。

他拄着下巴,精致的眉眼愉悦地眯起:「小丑八怪,我们又见面了哦。」

说话间他身后的几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也跟着摇摆,似乎正在向我招手。

我瞥他一眼,欠 rua。

原来闫溪竟是这天地间最后一只血统纯正的九尾白狐,自然也被惜才的云老所看中。

除我们之外,昆仑山上还有不少幼崽。

朱雀世家的小公主,一个嘴硬心软的小姑娘,原形是一只超可爱的小胖啾。

我到昆仑山的那天,小姑娘居高临下地看我,扬着小下巴:「哼,真是什么人也能上昆仑山了。」

可是当天晚上我就在屋前收到了编织好的花环,我看着挂在朱小小身上的花骨朵,忍了很久才没有笑出声。

因为我说她的原形像可爱小鸡崽,气得小姑娘好几天都不理我。

7

还是我按照饲养员的手法,将这只小胖啾按摩得舒舒服服才哄好。

当然最好 rua 的还要属胖虎,一身白色长毛威风凛凛。

想用原身吓唬我反被闫溪揍了一顿,每次都小怪物、小怪物地叫我。

那我能惯着他吗?

我发出桀桀桀的怪笑声,伸出魔爪将这小老虎一顿揉搓。

从此胖虎看见我就撒腿跑。

还有话少小冰块青龙世家小公子青离,干什么都比别人要慢一拍的卓玄,他们一同出于神兽世家。

他们几人的背景都不寻常,这让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买五赠一送的。

但左想右想也没想明白,我问云老:「那神兽之首麒麟呢?它怎么不在?」

云老摸着自己的长胡子,笑得一脸神秘莫测。

我惊了,颤抖地指着自己:「莫、莫非我就是那传说中的麒麟神兽?」

天哪,那我得多牛掰呀!

还没等我美梦成真,闫溪伸手拍了下我的头:「在这瞎想什么呢?」

我摸着头恨恨地想,果然我就是云老用来凑数的呜呜。

云老为我们量身定做了套适合我们练习神力的功法,这一练就是一千年。

千年过去,每人都有不小的变化,特别是闫溪,长大后的他更加妖孽了。

岁月把他的卡姿兰大眼睛磨成了一双狭长迷人的桃花眼。

我也如愿以偿地 rua 到了闫溪的狐狸原形。

手感果然是极好,我用手顺着他后背的长毛,再挠挠他毛乎乎的下巴。

闫溪舒服得发出了两声清澈的叫声,爪上粉色小肉垫也微微张开。

只是我越听这叫声怎么越不对劲?

8

我突然想到了什么,反应过后笑得不行:「骚、骚狐?」

谁家正经狐狸这么叫的呀?

闫溪羞愤地挣开我的手跑了出去,连耳朵尖都染上了粉色。

朱小小在一旁哈哈哈地捧腹大笑。

几日后,我收到阿娘寄来的信,她问我什么时候回去,她和阿爹都很想我,还说回去后就能和太子玄望津完婚。

我将这件事与朱小小他们说了,只是我还没说完,原本在我身旁以狐狸原形睡觉的闫溪突然起身。

他浑身的毛都炸了,冲我愤怒地叫了两声,然后转身消失在原地。

我疑惑地问卓玄:「他在叫什么?」

卓玄挠挠头,慢吞吞回道:「不知道,但估计骂得挺难听。」

我:「……」

思虑再三,我还是决定回苍梧一趟,离家这么久我确实想阿爹阿娘了。

只是我没想到,我刚回去还没落脚就迎来了太子玄望津退婚的消息。

原来他真正心悦想娶的人是花怜衣,我娘死对头莲花精的女儿。

我到天宫时,玄望津与花怜衣并排跪在地上,天帝天后和一众神仙都在

文章来源于知乎《神君莫问情》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610798281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jiangsasa.com/25272.html